美國量化寬鬆政策將結束,全球資金行情開始冷卻。主要經濟體各有困境,全球經濟走向「不完全的復甦」。資金面開始降溫、基本面缺乏動力……,QE結束,我們即將走入「零利多年代」。

六月三十日,或許會是一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如果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沒有違反承諾,這一天,他將暫時關閉運轉兩年的美元印鈔機,正式結束金融海嘯後快速帶領全球走出流動性危機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E)。

但這個世界的經濟已經做好面對流動性降溫的準備嗎?跨過這個象徵「後QE時代」的里程碑之後,邁入金融海嘯後的下一階段,全球經濟與投資環境又將走向哪一個境地?

「險峻,這是我對目前全球經濟局勢的形容;至於未來一年,則是充滿挑戰。」今年七十八歲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菲爾普斯(Edmund Phelps)接受《今周刊》專訪時,描述著全球經濟的未來走向,「若把時間拉得更長,趨勢或許仍會向上,但你不用期待經濟能重回海嘯前的盛況,我們幾乎不可能回到過去的榮景了。」

/美國復甦中斷?/買氣熱絡 只是美元貶值造成的假象

菲爾普斯的預言,宣判了全球經濟基本面在後QE時代的「零利多」格局。他或許不是當今最具知名度的經濟學家,不曾發表太過於誇張嚇人的言論,也不會憤世嫉俗措辭強烈地批評政策,除了在經濟學的專業範圍,菲爾普斯的能見度與曝光率並不高。

然而,他的預言卻輕忽不得。

早在二○○三年,菲爾普斯就呼籲美國政府必須考慮提高稅收,藉此降低財政赤字,「當時我說,加稅雖然會造成經濟成長的壓力,但政府愈是晚做,所承擔的結果就會愈加痛苦。所以,我對目前美國苦於赤字高掛的窘境並不意外。」

而在○六年,當他剛剛獲得諾貝爾獎並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則說:「我最擔心的,是現在的人們看起來都太有錢了,財富充斥在各個角落,但全球經濟並沒有好到這種程度。」他強調,自己當時並不敢大膽預言將會發生金融危機或房地產泡沫,「但我隱隱感覺,接下來必然會出事。」

如今,菲爾普斯對未來經濟的展望固然不是極度悲觀,但顯然他也看不到值得樂觀的理由,而這樣「零利多」的經濟命格預言,可從美國開始說起。這個國家,曾在今年第一季因為樂觀的經濟展望而獲得大量資金流入,在新興國家普遍陷於通貨膨脹危機的當時,一度被誤認為是二○一一年的投資新亮點。

五月第一個周末,距離QE2(第二波量化寬鬆)結束約莫還有兩個月的時間,美國紐約曼哈頓的氣溫仍然偏低,但是街頭巷尾人潮洶湧,商店裡擠滿了購物民眾。如果靜靜地站在一旁觀察,可以發現這些民眾不單只是看看而已,結帳櫃台前總是排著或長或短的人龍,路上行人也少有空手,提袋率絕不算低。

「我的感覺是,景氣真的復甦了。」位於市中心的雀兒喜市場中,某店家的老闆終於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回答記者問題,只是,他的下一句補充說明,卻讓我們對眼前的一片榮景隱隱打上問號:「生意很好,因為來自國外的觀光客變多了,我想多少和美元貶值有些關係吧!」

曼哈頓是美國觀光重鎮,城裡的景氣榮枯忠實反映著美元匯率。只是,美元貶值所創造的榮景,卻不見得能夠反映真正的美國景氣。

「你現在看到的繁榮,不能說是假象,但是,也絕對不算真實。」在隨機的街頭採訪之中,我們幸運地遇到在網路媒體BET Network擔任財經記者的斯金娜(Deborah Skinner),而她也給了我們一個相對專業的解讀。

「不真實,因為你看到的是觀光客的熱絡買氣,只是基於美元匯率貶值的效應,事實上,這個國家的失業率仍然居高不下,多數民眾無法享受到貶值帶來的好處,更沒有感受到景氣復甦。」斯金娜的語氣的確像是堅守批判立場的媒體工作者:「救經濟,柏南克只會撒錢,政府好像沒有其他辦法了,做得不夠,差遠了。」

五月二十六日,斯金娜的說法得到了美國官方公布數據的印證:今年第一季,美國的GDP較去年同期僅僅成長一.八%,遠低於原先預期。

/榮景能再現?/須靠就業拉抬 但失業率問題至今無解

除此之外,美國工業部也在同時公布最新報告,五月十四日至二十一日當周的「初領失業救濟人數」,較前一周增加一萬人,達到四十二.四萬人,這個數字一方面是遠遜於原先預期的「減少四千人」,另方面,這是連續第七周初領失業救濟的人數高於四十萬人,意味著美國就業市場仍然沒有看到象徵復甦的春燕飛至。

「可惜,對於搶救失業這件事,聯準會能做的本來就不多。」相較於各界猛烈抨擊柏南克和他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菲爾普斯認為「情有可原」。他表示,聯準會的首要目標並不是增加就業,而是確保經濟不至於走向通貨緊縮,「在金融海嘯之後,量化寬鬆是柏南克試圖擺脫通縮的唯一選項,若能增加就業,則是附加價值。」

菲爾普斯認為,美國應該不會推出「QE3」,畢竟通縮危機已經解除,但接下來要面對的失業問題,才是真正棘手的大挑戰。一方面,量化寬鬆政策結束,即使效果有限,但它終究是過去兩年美國唯一的景氣強心針;「另一方面,債台高築的美國,現在也沒有能力祭出更多的財政政策來刺激就業市場了。」

「提高就業率的根本之道,在於政策引導出企業提升創新的能量,這很難,對於現在的美國而言則更難,所以我認為美國經濟未來即使復甦,也不會『完全』復甦。」他認為,美國失業率已不可能回到如同一九九○年代中期一般的五.五%低水平,「我想,失業率會慢慢下降到七%上下,然後就停在這裡,這種不完全的復甦,將是美國經濟的新常態。」

當全球最大經濟體的失業率將常態性地穩居高檔,世界經濟也就像是「上有鍋蓋」,「經濟零利多」的宿命由此展開。除了美國之外,近來情勢不斷惡化的歐洲國家債務問題,在菲爾普斯眼中,也是一道恐將衝擊全球,但至今卻仍然無解的難題。

/歐洲危機擴大/希臘危機與歐債問題後果難料

六月一日,信評機構穆迪將希臘的主權評等猛降兩級,自原本的B1調降至Caa1,這個歐洲先進國家,主權評等淪為與中美洲極權國家古巴相同等級。六月一日當天,希臘的十年期公債殖利率飆升十一個基點,達到一六‧一五%,希臘向外借款所須負擔的利率,甚至已經相當程度高出台灣的小額信貸利率。

據穆迪公司的聲明,「在Caa1評等的國家中,未來五年有五○%會出現違約。」這意味著希臘的違約機率已經達到五○%,不只如此,穆迪將希臘的主權評等展望維持「負向」,代表未來還有調降可能,違約的機率也將持續升高。

「一旦違約,恐怕就是全球性的影響!」菲爾普斯指出,歐洲各國理所當然必須對希臘持續紓困,但他目前所看到的是,各國礙於政治因素,紓困動作綁手綁腳,「因此,我到現在還看不出希臘危機有妥善解決的方法,而我也不敢說往後將會如何發展。」菲爾普斯苦笑著說

創作者介紹

溜小人, 累老人

柯T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