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群全都已經滿十八歲的成年人,在一個他們自己繳錢和選擇來上的課程中,為什麼我們要用各種各樣幼稚的手法記錄他們有沒有上課?這是他們的人生,大學和老師從來不是育嬰房和保母,一個成年人選擇要不要做一件事情,根據台灣的法律和社會道德,是應該由他自己選擇的,不是嗎?

 

不久之前有一篇報導,描述了目前台灣各大學的點名方式。有上課前簽署公約表示這學期一定認真上課並且不蹺課的;有大家排排坐定一個蘿蔔一個坑,外面有點名媽媽來點名的;也有帶著點名機讓大家跟上班族一樣在門口刷卡點名。

聽起來台灣的大學真是盡了一切力量想要逼學生去上課,但是一週之後就有另一則新聞,某個學生在PTT上面徵求工讀生代為上課,每週三晚上七點到十點,一整學期薪資七千元。前面所有老師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辦法,看起來對這個整學期找個影武者來代替上課的方法一點用都沒有。

但是,我想問的是,這樣的老師跟學生之間的鬥智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不是要神化什麼美國學生或是國外的求學態度之類的,但我要說一些我看到的事情。

我過去幾年為了推廣開放式課程,常跑美國排名前十名的學校,有空也會和那邊的台灣留學生吃吃飯聊聊天,有時則是和留在美國工作的台灣人碰個面。每當我問到出席率的問題時,他們大部分的回答很簡單,都到了大學和研究所了,怎麼會不能夠自己決定要不要去上學呢?

甚至我還記得有個在卡內基美隆大學畢業的朋友告訴我,他有個朋友為了節省生活費,拚了命的盡可能希望多修一些學分,希望能夠多拿幾個學位,畢業的時候可以找到好一點的工作;不僅每個學期都修到課程幾乎排不下,而且只要修了的課就算大風雪、天氣惡劣,他也會拚命去上課。因為學分費很貴,他不想浪費掉。

但我不準備大加批評什麼台灣學生如何如何,實際上名校的課程也是會有學生蹺課或是不上的;但我不明白的是,這是一群全都已經滿十八歲的成年人,在一個他們自己繳錢和選擇來上的課程中,為什麼我們要用各種各樣幼稚的手法記錄他們有沒有上課?這是他們的人生,大學和老師從來不是育嬰房和保母,一個成年人選擇要不要做一件事情,根據台灣的法律和社會道德,是應該由他自己選擇的,不是嗎?

難道下次我們要在這些學生脖子上綁一個炸彈,指定時間不到教室就要爆炸?一所大學,給予學生判斷是否應該去上課的價值觀與能力,這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嗎?大家硬是留來留去留成仇,不更代表了大學的課程和教授的吸引力低落至此嗎?

創作者介紹

溜小人, 累老人

柯T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贊成。沒別的話可說了。
    我現在也是大學生,很難想像21世紀號稱亞洲民主典範的台灣,我們的大學還是用像國小學生的態度在對待學生。
    搞成這樣意義在哪裡?這樣有助於學生建立獨立思考的能力嗎?顯然沒有,而大學與中小學差異最大的,不就是要訓練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
    少了這點,大學與高中在本質上有什麼不同?
    您說的名校也有人翹課,所以我更支持這樣的觀點。
    假如這門課對學生來說有必要去聽課,學生就會像你所說的,排除一切原因到堂上課。
    假如這門克學生認為沒意義、靠自學就可以學好,或根本沒興趣,那麼即使學生到教室,還是不會花心思在課堂上,還是在底下玩手機、聽音樂、聊天或做其他事。
    假如是這樣,那不來上也好,讓真正想上課的人有個可以專心上課的環境,也算是助人之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