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救無望世代 告別「22K人生」

22K雖是痛苦的開始,但絕對不是人生的谷底!大環境可以對不起你,你卻不可以對不起自己,在這景氣幽暗的時代,曙光才顯得特別的耀眼,奮鬥才顯得更為可貴。拒當被犧牲的一代,認清4條出路、學會5項本領,你也可以逆轉窮忙人生!
 

在學歷文憑貶值的趨勢下,現在的台灣職場普遍生態是:博士很難找到工作;碩士起薪倒退回十年前大學生水準;大學生則倒退回高中生水準。從某私立大學畢業的阿司,就是這股職場排擠效應的典型寫照。

目前身兼兩職,一天工作時間往往長達十四個小時以上的阿司,雖然每天「起得比雞早,做得比牛累」,但夢想對阿司而言,仍是個奢侈品。

學歷貶值的年代
存不了錢 私立大學生處境更艱難

阿司二十七歲,畢業於南部一所私立大學,由於有氣喘,只當了四個多月的兵就退伍了。迄今出社會工作已經快五年,目前的阿司,白天在台北市東區一家連鎖咖啡廳上班,擔任正職人員,但每月薪水僅實拿二萬三千多元;晚上則在速食店打工,負責廚房工作,一小時可賺一百二十元。加總起來,每月收入約三萬元出頭。

阿司喜歡生態與自然,所以選擇環境資源管理系就讀。他原本認為讀這個系前景應不錯,畢竟,現在是講究環保與綠能的時代。殊不知,台灣雖然綠能政策喊得震天價響,但我們的綠能比重反在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俗稱「先進國家俱樂部」)國家中敬陪末座,因此,民間企業界對這個科系所提供的就業機會很有限。
 
「報考公職進入各縣市環保局,成為我們這個系畢業生最主要的出路之一。但念書考試我本來就不是很在行,所以就沒去考了!」阿司說。

阿司畢業後的第一份正職工作,是在百貨公司的化妝品專櫃當「櫃哥」。當公務員的父親卻認為男生幫女孩子敷臉、化妝不是長久發展之計,也不太能接受兒子從事這種工作。櫃哥做了一年多,阿司換到一家西餐廳當外場服務生,又撐了一年多,升上外場組長,薪水好不容易升到三萬多元。

但店長脾氣不好,動輒責罵阿司帶領的服務生,導致同事關係緊繃;最後阿司放棄了這份薪水不錯的工作,另謀出路。阿司接下來找到的工作,就是現正在上班的咖啡廳,月薪二萬四千元,東扣西扣後,實拿二萬三千元。

出社會前兩年,阿司每個月要還一萬多元的學貸,所以即使住家裡、吃家裡,也很難存到錢。好不容易還清學貸,可以開始存一點錢,阿司卻離開月薪三萬多元的餐廳工作,轉到實領僅二萬三千元的咖啡廳工作。由於吃住一直靠家裡,乖巧的阿司覺得每個月應該給父母一點補貼,無奈二萬多元的薪水卻令他捉襟見肘。

因此,他決定「重操舊業」,到大學打過工的速食店兼差當計時員工。一年多下來,身兼兩職的阿司感到身心俱疲。他說:「咖啡廳早上九點上班,下午六點下班。六點下班後我先回家睡覺,睡醒後趕著上麥當勞晚上十一點到隔天清晨六點的班。」


基本上,阿司每周至少要到速食店上三天班,一次七個小時,所以上大夜班時,阿司總是拜託咖啡廳早上不要排班,讓他早上能睡個好覺,中午再去咖啡廳上班。問題是,排班並無法每次都很順利,常常上完大夜班後,早上六點下班,隔三個小時,又到咖啡廳上日班。

「媽媽看到我長時間工作、臉色蒼白、全身疲憊的模樣,總是叫我不要再上大夜班了。」「問題是,上大夜班,我每個月的收入才大約達三萬三千元,也才能夠給爸媽錢,因為,我一直吃家裡、住家裡,最近水電費調漲、物價也在漲,多為父母親分擔一些經濟壓力,是身為兒子最基本的義務。」阿司說,他因收入太低,對理財提不起勁來,所以每月只能存個二、三千元,工作五年下來的存款實在微不足道。

阿司目前有一位感情穩定的女友。他說:「我們在規畫未來時,不敢奢望能自己買房子,看來結婚後只能繼續與爸媽擠在一間小公寓。我們也商量過,結婚後不要生孩子,房子空間不夠是原因之一,也怕一旦有孩子後,萬一我失業了沒收入,那孩子豈不太可憐了!」

阿司說,未來十年最大的希望,是能做到麥當勞或肯德基這種大型連鎖速食店的店長。「聽說,做到店長薪水將近五萬元,加上年終獎金,每年約有七十萬元。如果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店長做到退休我都甘願。這是我目前所能想像自己未來的最大夢想。」

台灣失落的一代
產業空洞化 三十年來最嚴峻挑戰


採訪阿司,談到他對未來的計畫與夢想時,他反問記者:「你會不會覺得我很沒志氣?」記者回答他說:「如果每個父母養出像你一樣這麼孝順,又肯上進的孩子,一定會引以為榮!」

問題是,現在的台灣,真的能許一個有上進心、肯努力、肯打拚,像阿司這樣的青年一個像樣的未來嗎?

每天工作時間長達十四小時以上的阿司,可能自己本身也不知道,對於二十五歲至三十四歲這個世代,也就是俗稱的「六年級後段班」以及「七年級前段班」,台灣經濟與社會大環境所帶給他們的挑戰,是過去三十年以來最嚴峻的一次!

這個世代,如果是受完大學或大專教育的年輕人,他們出社會第一個十年是落在二○○二年至一一年之間。

台灣勞工陣線工作貧窮研究室主任洪敬舒分析,這個十年,台灣產業發展的最大特色之一,就是高科技產業因毛利率惡化開始大舉外移。加上整體產業升級失敗,企業一方面為了維持利潤率,同時為了因應經濟成長遲滯與鈍化,只有更變本加厲地追求成本下降,導致部分工時以及派遣工等「非典型就業」逐漸蔚為主流。

「這就是二十五歲至三十四歲世代薪資成長停滯、社會新鮮人起薪水準節節敗退的主要元凶!」洪敬舒斬釘截鐵地說。

從諸多總體數據進一步分析,二十五歲至三十四歲這個世代,堪稱是台灣失落的一代。他們出社會的第一個十年(○二年~一一年),台灣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率已經從上一個十年(一九九二年~二○○一年)七.二六%,驟降至三.三六%。

大學畢業生初入職場的平均起薪水準,則從二九一四三元倒退至二八二○三元,起薪不僅比上一世代(指五年級後段班到六年級前段班)更低,過去十年來的台灣薪資成長率更僅有九.九三%,遠低於上一世代的四二%,更較四年級後段班與五年級前段班出社會的第一個十年(一九八二年至一九九一年)薪資高達一三四%的成長遠為遜色。

薪資收入萎縮的同時,這個世代正逢原物料、農產品與土地資產價格長達十年的超級多頭,導致購買力節節下降,年輕人感覺自己比前面兩個世代更窮了。因為在一九八五年至二○一一年這二十七年間,台灣消費者物價指數(CPI)漲了一.六倍。而過去二十年間,據《住展》雜誌統計,台北市的平均房價保守估計上漲八一%。

換言之,二十幾年前,一個起薪二.三萬元的大學生初入職場,午餐一個四十元便當就搞定,在台北市買一間二十五坪的中古屋,大約總計要花七五二萬元。如今,大學畢業生平均起薪僅微幅成長至二.八萬元,但解決午餐的便當至少需六十四元,在台北市買二十五坪中古屋,則要花費一三六五萬元。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指出,如果台灣產業升級步調依舊牛步化,企業還是老想著透過生產流製程的cost down(降低成本)來提高利潤,而不是往提高產品附加價值努力,未來十年情況恐怕更不樂觀。

換言之,七年級後段班與八年級前段班就業大軍,即將在下個十年紛紛進入職場,他們面臨的處境恐怕較現在更為嚴峻。

台灣經濟大環境低迷,壓縮了年輕人發展的空間。然而,就像早期的台灣中小企業,面對島內經濟規模有限,雄心壯志的企業家拿著一卡皮箱走天涯,創造了台灣的出口奇蹟。這種開疆闢土的精神,已經埋下了未來年輕人出路的伏筆。

年輕人出路思惟一:
跑去能提供高薪的地方

科技趨勢大師凱文凱利(Kevin Kelly)今年四月應《今周刊》之邀來台演講時,被某位年輕的聽眾詢問到,如何克服台灣低薪的困境?凱文凱利簡潔有力地回答:「跑!(Run)」

二十七歲、在澳門賭場酒店擔任經理職工作的Apple,是實踐「跑」這個思惟,往海外尋找高薪出路的典型案例。

畢業於銘傳大學,在台灣投了至少五十份履歷表的Apple,等了好幾個月,才找到一份月薪二萬五千元的車商業務助理工作。可是Apple依舊不放棄追求其他更高薪資的機會,兩個月後,她在1111人力銀行登錄的履歷有了「澳門酒店徵才」的回應,「當時我心想,去澳門起薪馬上可以跳到五萬二千元,什麼語言隔閡、文化差異我都不管了,我趕緊飛奔過去。」

Apple說,通常像她工作兩年多就陸續升任「主任」,每月底薪跳到十萬元新台幣「經理」職位的人其實不少,關鍵就在於有沒有「撐過來」。

在澳門已工作五年,Apple手邊就有超過二五○萬元的存款,這還不包括每月固定匯錢回台灣孝敬父母。「光是每月給爸媽三、四萬元的錢,大概就是我許多同學在台灣一個月的薪資吧!」Apple很慶幸,現在相較於留在台灣的大學同學,她薪資至少高出三倍,年薪至少一百五十萬元。

雖然在工作上勞心勞力,又沒有正常的休假時間,但Apple一想到在台灣工作的同學辛苦工作,月薪也才三萬多元,她就馬上停止抱怨。「我想,如果在台灣一直找不到媲美現在年薪的工作機會,未來我可能會考慮在澳門置產落地生根。 」

年輕人出路思惟二:
早定位多歷練 減少摸索成本

「移動力」,是這個世代年輕人突破島內低薪困境的新興出路。然而,如果能早一點找到自己的定位,你之前所做的努力才不會白費!

二十七歲的姜子晨,從政大企管系畢業後,曾擔任過大企業主管的祕書、市調公司研究員、科技公司供應鏈管理師等職位,目前則是在比菲多食品擔任行銷企畫一職。

念大學時,姜子晨自認為不是成績很突出的學生,「只有我感興趣的科目,我的成績才會突出,比如說消費者行為學與廣告心理學。」在大學期間,姜子晨參加過飛利浦舉辦的小家電創意行銷競賽,並獲得最年輕的行銷顧問榮譽,這個資歷再加上名校的加持,讓她的求職之路更為順遂。

「前面待過的三家公司,規模大,口碑也很好,工作也逐漸駕輕就熟,薪資穩定地調整中,好像都可以做到退休!」但隨著三十歲年齡關卡將到來,姜子晨認為,如果要找到符合自己長期性定位的工作,一定得面對更大的挑戰。

「市調公司讓我得以把在校所學的行銷理論應用在實務上,是一份很棒的工作,但它本質上類似研究員,並不是我的志趣所在。」「供應鏈管理也學到很多,但我認為對這家高科技公司而言,它的核心業務是研發,而非供應鏈管理!」

離開科技公司供應鏈管理師後,她投出履歷另找工作,並不是沒有規模更大、開出薪資條件更好的高科技公司願意錄用她,她卻決定到起薪相對較低的自有品牌企業任職。她的理由是:「想做行銷,品牌公司是最能一展抱負的地方。」

統一超商人力資源部經理曲鴻昌建議,進入職場已經數年,尤其是快接近三十歲的年輕人,不要只在低門檻或簡單的工作職位中打轉,要更有勇氣往企業的核心領域中移動,並從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否則,四十歲轉眼將至,如果仍找不到定位,可能在職場中逐漸被邊緣化,更難擺脫低薪,甚至被淘汰的宿命。

定位不單指專業,還包括不同部門或單位間的協調與溝通角色。元大寶來投信指數暨量化投資事業群投資長黃昭棠,管理超過一千億元以上資產,年輕時他把自己定位為「部門的翻譯機」。

所謂「部門翻譯機」,就是什麼都懂一點,他解釋,「如果我能做個『介面』,像是要和行銷部合作,我能用行銷語言;和業務合作,我就用業務語言,這樣或許就能更快解決問題,跨部門合作也會更有效率!」這種態度不但讓黃昭棠練就更完整、更宏觀的看事情角度,也為自己日後從銀行轉戰證券、到現在的資產管理業,打下良好基礎。

年輕人出路思惟三:
整合力是當今職場最搶手的條件

在當前大學錄取率高達九○%以上、學歷文憑貶值的態勢下,林向愷還建議,年輕人唯有在求學或職場中持續進修的過程中,整合不同學門知識,創造出自己獨特的專業能力,才能比別人更容易掌握到機會。

三十二歲的簡司凱,大學念逢甲大學財稅系,畢業後,考上朝陽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現在在一家財務管理顧問公司擔任投資策略分析師工作。

簡司凱說,大學時就很想在金融圈一展抱負,尤其是對投資領域有濃厚的興趣,所以選擇繼續讀研究所深造。

他十幾年前考上逢甲財稅系時,台灣財金系所每年的畢業生僅四千多人。過去十年來,金融與投資成為顯學,各大專院校廣設財金系。根據教育部統計處發布的大學前十大熱門科系就讀人數推算,去年,光企管系與財金系一年學、碩士的畢業生,保守估計達二萬人以上,這還不包括經濟系、會計系、數學系等可能與財金或企管系爭搶金融界飯碗的畢業生。

「讀研究所時我就有這種覺悟,自己讀的學校又不是排名頂尖的,也看到太多財金系畢業的,跑去賣房子或拉保險!」於是,他讀碩士時,跑去補習班補程式設計的課程,試著把金融投資與資訊管理兩者整合起來!

跨領域的整合,成為簡司凱在職場上的利器。退伍後沒多久,他就找到了一份金融資料庫維護與管理的工作,後來他幫公司設計程式交易的系統獲得重用,進而能參與到他最感興趣的投資決策工作。

簡司凱補充說:「我們公司最近要應徵一名有關程式交易及金融資料庫維護的人,開出的條件是大學財金或資管系所畢,結果湧進了近二百多封履歷表!」「這份工作不僅要懂財經,還要會軟體、會程式設計,二百多名應徵者中合乎條件的不到十個人。而且,請這些人來面試後,才發現他們都相當搶手,期望薪資至少四萬元起跳!」

年輕人出路思惟四:
專門技術不分貴賤 也能出頭天

景氣低迷,「藍領」最怕工廠放無薪假,收入青黃不接;「白領」擔心工作難找,薪資長期不調成為窮忙族;台灣刻正吹起的一股達人風,掀起一股「紫領」熱,擁有一技之長的頂尖人才,不管你是廚師、麵包師傅、木匠,還是髮型設計師??,在現今社會獲得的待遇及尊重,不會比傳統備受尊崇的三師:醫師、會計師與律師差。

二十七歲的A-Salon髮型設計師小魚,是最能感受到紫領興起趨勢的人。不僅因為小魚是A-Salon台北市某分店的紅牌設計師,收入可觀,更因為小魚的老公與弟弟雖然都是大學畢業,不是遭遇職場之路坎坷,就是收入成長始終緩慢,所以讓她對學歷貶值這個現象更有深刻體會。

「我交往過三個男朋友,其中一個是我現在的老公,都是大學法律系畢業的!第一個男朋友畢業後,在資產重組公司擔任催收員;第二個男朋友雖順利進入律師事務所,但交往時,他的收入還遠不如我替人剪頭髮;至於老公則是看到很多律師苦哈哈的,連律師資格及司法考試都不去考了,直接回老家接手父親的車床工廠!」小魚感嘆地說。

她接著說:「我的弟弟去年也是從私立大學畢業,一直找不到工作,最後決定去學水電。我就罵他,早知如此,高中畢業就去當學徒,何必讀大學!」

小魚說,她因為家裡窮加上自認為不是讀書的料,國中畢業後就去讀能仁家商美容科,「我讀的是建教合作,一周才去上課一次,其他時間都在髮廊實習,學雜費是實習的髮廊先幫我出,再從工讀費中扣掉,這樣一個月可拿三千多元!」

正式出師這十年來,小魚的收入每年成長,現在已經不遜於在大企業上班的中階主管,才二十七歲的她,靠著自己的努力,最近在台北市購屋置產。她說,成為追得上潮流的設計師最重要的成功要件之一,就是要勇於投資自己,她每年光花在上流行資訊課程、出國學新技術的學費,至少超過十萬元。「要用功,才能對得起把頭髮交給我的客戶!」

雖然,造成現在台灣年輕人就業的困境,主要是總體經濟與政策面出了嚴重問題,該為此負起責任的,不是年輕人,而是有義務為我們下一代主人翁創造更好的環境與前景的上一代。然而,與其等上一代反省,年輕人不如先看清楚自己面臨的問題,為自己尋找出路,才能開創出讓上一代刮目相看的人生新格局。

姜子晨
出生:1985年
現職:比菲多食品行銷企畫
學歷:政大企管系

簡司凱
出生:1980年
現職:誠富財務管理策略研究公司分析師
學歷:朝陽科技大學財金研究所

小魚(李書宜)
出生:1985年
現職:A-Salon髮型設計師
學歷:能仁家商美容科肄業

認清你的優劣勢,才能找到出路
30世代的SWOT分析

Strengths 優勢
1.找工作管道透明簡便。
2.尊重專業,價值多元化,紫領族躥起。
3.外語程度、國際觀、使用科技能力均較上世代為佳。

如何利用:提早寫履歷表並經常更新,建立證照比學歷值錢、行行出狀元的觀念。

Weaknesses 劣勢
1.大學畢業生滿街跑,文憑貶值、起薪倒退。
2.企業利潤率惡化,調薪速 度緩慢。
3.經濟成長步入高原期,就業與創業的機會變少。

如何扭轉:在企業核心領域找到定位。除了份內事,更要培養溝通、協調能力,提升自己的價值。

Opportunities 機會
1.國際移動更開放、更便利。
2.企業用人趨於精簡,挖角風盛行。
3.跨業整合人才搶手。

如何掌握:去國外尋求高薪職位、培養第二專長進行跨界整合、及早在職場建立戰功。

Threats 威脅
1企業為降低成本,部分工時及派遣制度蔚為風潮。
2.壽命延長,上一世代延後退休,年輕一代升遷不易。
3.景氣前景不明,無薪假恐將更為頻繁。

如何克服:把投資理財視為生存基本能力之一、建立自己的職場口碑與人脈,為轉換跑道預留後路。

獵人頭新主流族群 樹立職場戰功,30歲也能享百萬年薪

百萬年薪對六年級後半段與七年級前半段世代而言,似乎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事實上,在企業用人愈加精簡,卻愈加重視速度感的今天,獵人頭公司鎖定的目標,反而年齡有年輕化趨勢。

104獵才派遣事業群資深副總晉麗明分析,獵人頭目標年齡層下降,與企業用人精簡以及多元化經營有極大關係。企業亟欲跨足通路或者是品牌經營、研發新產品或在短期內擴張市場,在在需要注入新血,挖角遂成為成本最低廉、最有效率的方法,「不僅挖角年齡層下降,連挖角鎖定人才目標的年薪也從以往四、五百萬元,落到一百萬至三百萬區間!」

如何被獵人頭公司相中?晉麗明說:「只要你在職涯中擁有顯赫的戰功,比如說參與研發過熱賣的新產品、開發出新的市場或重要客戶、熟悉特定的通路、操作過成功的品牌,都可能被其他公司相中!」
(謝富旭)

創作者介紹

溜小人, 累老人

柯T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