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陷入人口負債時代,你該怎麼辦? /500萬老人潮來襲!
 
前言

現在台灣有二四八萬名老人,但是十五年後,老人將倍增為四七五萬人,占總人口的二○.三%,相當於每五個人,就有一位老人!對整個社會與經濟將產生重大影響。快速增加的老人潮,像海嘯一般襲來,但是不論政府或個人,都未做好準備。在九九重陽前夕,《今周刊》特別製作這個專題,提醒政府以及個人應該及早因應,以安度這場迫切的危機。


六十多歲的賴老先生,身體失能,頭腦失智;二○○五年時,被女兒帶到桃園大溪元福護理之家安養中心,申請為期一周的家屬喘息服務,暫時安置。


但賴老先生的三子一女再也沒來帶他回家,五年來,女兒和么子分別現身探望過一次,但留下的聯絡電話,根本找不到人。按每月二萬六千元的收費,賴老先生已經欠費一百五十六萬元,安養中心業者李建興仍繼續收容;去年,才向社會局申請到每月一萬七千元的安養補助。


幸好賴老先生不知人事,並不知道自己被子女棄養的殘酷事實。在元福,像這樣被子女「丟包」棄養的老人,共有六位。


因經濟惡化和家庭型態改變,家人無力也無暇長期照護失能、失智老人。台北市老人基金會執行長李雄推估,台灣被棄養的老人,正以每年二千人的數量不斷累積中。


嘉義大林鎮上的獨居老人李秋冷阿嬤,滿頭白髮、總是笑容可掬。她和先生在鎮上經營建材行,辛苦拉拔六個子女長大,如今一半子女在美國,事業有成,剩下的子女在北部工作,都已成家。


一九九六年後,先生中風,李秋冷獨自照顧先生,畢竟年輕人事業忙,她不想讓子女掛心。九年前,在先生過世前,李秋冷想起婆婆當年猝逝,因買不到棺木,只好放在木板上下葬。她拿起家裡的建材木料,親手為老伴釘了一副棺木,裡頭還鋪上棉被,讓先生後來溫暖、安心地離開。


遠在美國的兒子和孫子,經常寄卡片回來關心獨居的李秋冷;她不想搬去國外或北部打擾子女的小家庭,子女也不可能放棄事業住回嘉義老家。獨居,是她成全下一代不得不的選擇。


台灣老了/社會和公部門做好準備因應了嗎?


因為家庭形態改變,年老的長輩或因子女不在身邊,或不想打擾子女的生活,當老伴過世之後,選擇獨居。不論城鄉,像李秋冷這樣獨居的老人將愈來愈多。


台灣邁入高齡化社會,形成棄養老人、獨居老人潮;九九重陽節(農曆九月初九)快到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觀念卻日趨淡薄。面對台灣人口結構變化的新課題,政府和整個社會環境若缺乏準備和因應,將很難讓老人有尊嚴、幸福的安度餘生。


今年,內政部和經建會不約而同地發布了一連串人口海嘯警報:目前,全台灣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有二四八萬人,占總人口的一○.七%;但是十五年後,老人將倍增為四七五萬人,占二○.三%。這接近五百萬的老人,意味著走在路上,每五個人中就有一位老人,台灣將邁入「超高齡化社會」;五十年後,老年人口更將占四二%!


經建會人力規畫處處長陳世璋指出,台灣麻煩的地方在於老化速度太快,其他國家約花了五十年時間,從高齡化社會(老年人口占七%)進入超高齡化社會(二○%),台灣只花了一半時間!


由於嚴重的少子化問題,加上明年起嬰兒潮世代(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六四年大量出生的人口稱為嬰兒潮世代)開始步入六十五歲,形成一波可觀的老人潮,造就了全世界老得最快的國家——台灣。


現在,台灣是七個有生產力的青壯人口養一個老人,十五年後變成三個養一個,二十五年後就開始人口負債——每兩個青壯人口撫養超過一個小孩或老年人,幾乎是一比一的沉重負擔。而且,最大洗腎通路商佳醫集團執行長陳啟修甚至提到,這當分母的青壯人口,「還不知道有幾個是在中國工作的,根本不在台灣!」


若以全台高齡人口比率一五%居冠的嘉義縣來看,早期年輕人外流到都市打工,鄉下只剩老人固守家園。現在的嘉義縣,恐怕就是未來急老台灣的縮影;全球化讓年輕人具備國際移動的能力,遠赴國外工作,台灣未來可能變成老人島。


未來無人奉養的台灣,老化速度像坐雲霄飛車;發展如此迅速的一股趨勢,產學界不敢忽視,但政府準備好了嗎?你,也準備好了嗎?


在《今周刊》於八月底針對一○六八位五十歲以上民眾進行的「台灣銀髮照護大調查」中,高達五五.六%的受訪者認為,政府不重視人口老化的問題。


「人口老化一直是沉默議題。」台北榮總高齡醫學中心主任陳亮恭表示,老人不會抗爭,是選舉時最易被忽視的族群。畢竟政黨只在乎今朝的輸贏,才不管明日的危機。


「不過,二○一二年的總統大選,沒有老人政策的候選人,就不用選了啦!」佳醫集團執行長陳啟修對政府有關老人政策的牛步化,深感憤憤不平。


長期照護險明年上路?/六成二民眾聽都沒聽過


而當下最炙手可熱的老人政策話題,莫過於政府原本喊出明年就要上路的「長期照護險」,希望派出照護服務員,給付老人居家的照護「服務」,或補貼部分入住安養機構費用。但據《今周刊》同一項調查發現,竟有六成二受訪者聽都沒聽過長照險!


沒有長期照護險,家裡的長者一旦生病,就要面臨像江先生的窘境——任職於科技業的江先生,父親中風又失智,外籍看護難申請,本國看護要四到六萬元,幾乎是他一個人的薪水;為了省錢,他只好和太太、年邁的母親輪流照顧父親,但每天耗盡心力,搞到全家都快得憂鬱症!


○八年,政府先推出「十年長照計畫」應急,並培訓本國的照護服務員,受訓九十小時即可取得資格,但是參加者多是中年失業者,「而且這些人力並沒實際投入照護工作,約流失了八成。」接受經建會委託,進行長期照護需求推估的台大社會工作系副教授王雲東指出。


王雲東說,長照十年計畫只能照顧到五萬老人,實際上有二十幾萬老人需要照護;二十年後台灣將有四十萬失能失智老人,照護服務員需求極大。


一位上班族抱怨,台灣申請外籍看護條件嚴苛,政府一廂情願希望「由本國人照顧本國人」;偏偏本國人根本不愛從事照護工作。當老人潮來襲之後,照護人力短缺,將是長照險上路的最大絆腳石。


想仿效日本已實行二十年介護保險制度的台灣長照險,儘管起步太晚、太倉卒,卻不得不做;但目前政府在人力的配套規畫,和事前的宣導上,都明顯不足。


台北護理學院長期照護研究所所長李世代便指出,日本介護保險上路前,以約五年進行全國宣導,甚至編入教科書,讓國小學童也理解日本的高齡化危機、推行介護保險的必要性。


在人力上,日本將照護服務員專業化、證照化,還成立照護學校,專門培養照護人力。健保給付,是由專業的醫師判斷,介護保險給付服務,則由專業的照護經理(care manager)來判斷,地位和醫師平行;所以照護服務員的角色是專業、有升遷路徑、有社會地位的,自然能吸引民眾投入。


現行十年長照計畫中,受政府委託的弘道基金會北市服務處主任謝延仁感嘆,招募的照護服務員提供老人居家服務時,常被老人或其家人當作「幫傭」使喚,「要他們跑腿或拖客廳地板」。


沒有宣導、未建立照護服務員的專業地位、不破除非得由本國人照護本國人的迷思,長照險不論何時上路,都將是只聞政策響,不見人服務的空頭支票。


麥當勞賣老人餐/產業、生活環境都將大改變


「不過,長照險只是老人政策中的一棵樹。」輔大護理系副教授、老人學程的創辦人陳惠姿直指,高齡化社會到來,將全面改寫產業結構、生活環境的遊戲規則。


二十年前,陳惠姿在美國匹茲堡念書,那裡是美國最「老」的城市,當時老年人所占比率就有二二%了,「那裡很多紅綠燈要一百二十秒,就為了讓老人過一個馬路,而麥當勞還能買到老人餐(senior meal)。」


急老的台灣,卻還缺乏預想老人社會樣貌的能力。以交通法規為例,各國已意識到銀髮族開車的安全性。如英國明定七十歲以上老人強制更新駕照——須有醫師證明和視力測驗,才能取得駕照;日本則是七十一歲以上的老人,駕照效期只有三年就須更新。雙連安養中心牧師戴約信提到,日本還提供購物優惠卡,吸引老人繳回駕照。


但台灣駕照六年一換只是行政手續,每年要驗車,卻不必驗「人」。○七年,交通部運輸研究所曾研擬六十五歲以上老人,須每年換照的法規,之後卻沒有下文。


台中前市長張溫鷹高齡八十歲的老母親,在五年前曾發生駕車連續衝撞五輛轎車的事故,雖無人傷亡,卻讓張溫鷹不得不出面道歉。這項關係銀髮族開車安全問題的駕照定期更新政策,遲至今日仍無任何行動,難道非得等到老人開車撞死人,政府才會注意到問題的嚴重性?...(精采完整內文請見《今周刊》718期,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


《今周刊》718期更多精采文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柯TT Life 的頭像
柯TT Life

溜小人, 累老人

柯TT 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